欢迎光临【五智教育】! 登录 | 注册 | 帮助 | 联系我们
 
跳过导航链接首页 > 头脑风暴 > > 具体内容
中科院退学神童的转变之路
沸沸扬扬的中科院退学神童的新闻,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魏永康的成长经历,可以给予我们家长更多的思考和借鉴。
    魏永康接受记者采访
    法制晚报讯 4岁学完初中课程,13岁高分考入湘潭大学物理系,17岁被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破格录取,硕博连读。这是湖南昔日“神童”魏永康成年前的表现。 2003年7月,已经读了3年研究生的(20岁)魏永康,在硕士学位还没拿到的情况下,被中科院劝退。生活不能自理,又失去读书“出头”的前路,魏永康之后经历了很长一段的灰暗时期,也渐渐淡出人们视线。 直至昨天,一则《现代版“伤仲永”:一名神童母亲的忏悔录》的报道再次将他带到公众眼前,外界普遍将其视为现代版的“伤仲永”,这让魏永康至今不愿面对媒体。 《法制晚报记者通过多方渠道联系到了当事人魏永康的妻子付碧和他的干妈、原长沙教育学院招生办主任张锦平,试图从她们口中了解更加真实全面的魏永康。 昔日“神童”开始懂得生活 昨天,《广州日报》报道,魏永康的母亲接受记者采访。 她在采访中说,魏永康两岁掌握1000多个汉字,4岁基本学完了初中阶段的课程,8岁进入县属重点中学读书,13岁以高分考入湘潭大学物理系,17岁又考入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硕博连读。魏永康曾经是母亲的骄傲,曾学梅也将儿子的成就作为自己教育成功的最佳作证。 《广州日报》记者在曾学梅的家中发现,除了客厅的墙壁挂着魏永康父亲魏炳南的遗像,其他并没有任何挂饰,墙壁上大多写着四句的学习心得“打油诗”,和一些数学公式,以及一些日语和英语。 墙壁上一人多高的位置,贴着一张书本大小的“名言警句”:知识是引导人生到光明与真实境界的灯烛。这句“名言警句”,是曾学梅教育儿子时经常去强调的一点,只有“知识”的学习才能提高自己的智商。 她的“学习”方式同样影响到了魏永康。在魏永康曾经居住的房间内,临近床边的墙面上,写着“睡觉之前看此墙”,下面则是些需要记住的公式。以此来强调自己需要记住的内容。 然而,聪明又勤奋的“神童”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在过去媒体的报道中,魏永康被描绘成一个情商较低,不会待人接物的形象。这也被归结为他在日后学习、工作屡屡受挫的原因。 但魏永康的妻子付碧在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丈夫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不近人情,如今的魏永康不但积极生活,而且懂得生活。 夫妻二人互看对眼婚后生育一儿一女 魏永康的妻子付碧今年30岁,也是大学生。据此前湖南本地媒体报道,“2008年10月1日,他(魏永康)与湖南大学毕业的邵阳市隆回县女子付碧喜结连理。” 他们认识则始于魏永康离校后的两年,当时魏永康在上海一家航天研究机构上班,付碧则是暑假去上海玩,两人租住的地方很近因而结识产生感情。 问及这事,付碧相当坦诚。她说,“我们(当时)就是相互看对眼了,没有谁追谁,然后就在一起了。” 关于这对小夫妻的当年,魏永康干妈张锦平还给《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讲了一段故事。 魏永康与付碧相识后的第二年,也就是付碧大学毕业的2007年,付碧提出,如果魏永康能找到一份稳定工作,并能带上自己,她便同意牵手。魏永康积极努力,在辗转多地后,最终不负所望,2008年,他在深圳找到了一份“月收入四五千元”的工作,付碧也在同一家公司落脚。 魏永康在感情上的不懈努力,最终赢得了付碧的芳心。正因为这些,付碧深信丈夫并非网络上疯传的“情商低”、“无生活自理能力”,也因而对网络上的非客观评论颇为不满。 如今,魏永康已是一儿一女的父亲,在一家公司从事软件开发工作也已经有4年。这位曾经的“神童”,在平凡人的生活道路上走得越发坚实。 干妈对其现状欣慰称赞是个好苗子 张锦平今年已经60岁,对于魏永康的关注和照料几十年如一日。谈及魏永康的现状,张锦平相当欣慰,他工作表现不错,年薪有10多万。在妻子老家湖南邵阳隆回县,还买了一栋三层小楼。 张锦平说:“魏永康已经能够主动去接触家人,每次回家,他已经知道给家人带些礼物,没事的时候就爱拉着儿子女儿的手,然后一直微笑。”魏永康还会不时跟她抱怨被儿子欺负,但是只要在家,洗碗刷筷、扫地抹桌已经能主动参与。 在张锦平看来,能娶到付碧是魏永康的福气,“这个老婆哟,能里能外,把家里家外收拾得特别好,又会做人,经常接魏永康妈妈过来住,家里有什么咸鱼腊肉也会给我送。” 关于自己这么多年对魏永康的关照,张锦平解释,还是因为可惜这么好的一个人才。在她眼里,即便现在,魏永康的智商还是相当高的,只是当年曾学梅动辄“考不上找你拼命”的思想让他成了知识的奴隶,生活上的低能儿。 她不想看着一个好苗子就这样浪费。张锦平说,他刚来我家的时候,上厕所不知道关门,裤链不知道拉,在我家酒店吃饭,老像客人一样使唤服务员…… 干妈讲述:魏永康在“慢慢放下” 张锦平说,1987年,年仅4岁的魏永康曾经到华容县最好的小学城关镇一小读书。当时,她就是那里的老师。 “那时,小永康‘特别神’,一个4岁的小孩子,三位数乘三位数的乘法题,只要报出题目,他很快就能算出结果。”这给张锦平留下深刻印象,她对这个小孩子特别喜爱,对他关爱有加。自此,他们便结下深厚的母子情谊。 后来,魏永康8岁时考入华容一中读中学,13岁以高分考入湘潭大学物理系,但他们一家人一直与张锦平保持着联系。 “(现在)我们一两个月还能通一次电话,虽然话不多。”张锦平告诉记者。 “(魏永康)现在已经放下书了,之前接我去他家住,两三天没见他看过书。”在张锦平看来,这样的改变是好的。 她说,人生很长,不能看的太窄,每个人都要做快乐的人。一个不快乐的人,一个心智不健全的人,对社会不会有太大贡献,也太对不住自己。张锦平还透露,魏永康现在回避书本跟回避妈妈曾学梅差不多,他能感觉到这个男人心底的“恨”,“妈妈过来,他就会走开,那年送他去上海,曾学梅也要去,他气得从刚要启动的火车上跳下来,大声嗷叫,捶胸砸墙……” 好在如今生活相对安定,魏永康也已经过了而立之年,一些东西慢慢放下,“他还是会很客气地和妈妈联系,这就说明了很多。”张锦平说。 为了改变魏永康几乎举全家之力 为了改变魏永康,张锦平几乎举全家之力。“叫回儿子女儿,让他们陪他说话,带他出去见朋友。学校(长沙教育学院)有活动,我也带着,让他跟大学生们聊天。”张锦平特别注意让魏永康改变对女生的看法,因为在他的头脑里长久灌输的是妈妈“女人是蛇”、“女人会让你上不了研究院”的魔咒。 有一次,魏永康对张锦平说,他想到湘潭大学去看望一位教授。张锦平给了他300元钱,为他准备好到教授家的礼物,特别派自己饭店里的一位单纯的女孩子作陪,并一再嘱咐永康,要像一个男子汉一样关心随行的小妹妹。“可是,到了湘潭后,因为时间比较晚,魏永康决定第二天去教授那里。晚上,他就买了一个西瓜作为两个人的晚餐……整个过程中,魏永康自始至终没有与同伴说一句话。 本是普通人不希望被观望和误解 令付碧始料未及的是,时隔多年,魏永康再次“火了”。 “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不少记者给我打电话。”付碧说,她连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说到的那篇文章都没看到。后在记者帮助下,付碧通过手机找到了关于魏永康的那篇报道。但这仍让她不满,“为什么网上都是负面报道……” 在付碧眼里,魏永康早已从木讷的“神童”变成懂得生活的丈夫。与传说中的不近人情相比,现在的魏永康已经开朗了很多,以前连出去玩会儿都觉得浪费时间的魏永康现在都能到歌厅里唱歌。 不仅如此,在“干妈”张锦平多年的帮助下,魏永康早已学会了与人打交道的基本礼节,现在越发开朗,还学会了烧菜,并能够做出几道比较可口的菜肴。 付碧最后表示,她和魏永康只是一对普通夫妻,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不希望有太多观望和误解,希望借本报的报道让大家重新认识他们的存在。 文/特约记者 明廷宝 魏永康简历 1983年出生,两岁就认识1000多个汉字,4岁掌握初中文化,8岁上县属重点中学,13岁以高分考上重点大学,17岁考上中国科学院的硕博连读。20岁时,因生活自理能力太差,知识结构不适应中科院的研究模式被退学。本报2005年5月曾以《“神童”魏永康沉浮录》为题报道了他的曲折经历。 本文摘编自腾讯:http://news.qq.com/a/20160408/045395.htm 五智教育尊重作者的权利,如果原作者不允许转载,我们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删除该文章。

网友评论

还没有网友评论呢

参与评论
  
* 登录后才能评论
你的评论: